一梦天真

在回忆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。

你知道吗,我送给每个人的笔上都刻了名字,不过你那支没有,因为我在上面刻了--我爱你。

能哄小宝贝开心,自家助理,欺负就欺负了!

【凯源】联考合约

K第一次加上小孩时,小孩问“你师大的?”

蓝帝上看到的,加上微信时,对方自己介绍说。蓝帝,blued,同志社交软件。对于同性的爱恋,是K的秘密,却也是K的欲望。

 

对方发来一张照片,看着挺嫩的,却故意装作成熟冷酷,压下眉眼,修长的手指拂过唇角。很有诱惑力,K直觉的认为很可爱,可又不想打击一个急于成熟的男孩的积极性,“挺帅的你”K说。一句谢谢后,有短暂的沉默。K想着,是否该开始一段恋情,现在的自己是否有能力与勇气承担一个男孩的纯白与热烈。

 

“想上我吗?”男孩问。有那么一秒,K感受到了代沟,自己老了?

“???这么直接”

可是又忍不住的点开照片,很诱人,K承认尽管男孩眼神纯澈,可还是勾起了自己的欲望,只是压抑着,有那么几分窘迫,因为内心的渴望被男孩直白的问出来。“照片不可信”K斟酌再三后回复。

 

“视频看看吧”男孩讲。

 

K借着玻璃的反光,理一下刘海,打开视频键。

男孩穿着白色的T恤,刘海乖巧的趴在前额,大大的眼睛,有点不耐烦的皱下鼻子,抿起漂亮的唇形。毫无掩饰的纯洁,彻底勾起了K的欲望。男孩忽然盯向镜头,眨一下眼睛,关掉了视频,捕捉不到痕迹的狡黠一笑。“看到了吧”男孩问。

 

K在自己超速的心跳声中敲着“嗯,不会是MB吧?”“不是”“可是你看起来很小”“我高中”“卧槽这么小”“嗯,第一次约”因为精致的面容,K一直接收到的暧昧的信号也不少,从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与欲望开始,偶尔也会去社交软件,却从来没有与别人睡过,倒不是节欲自虐,只是K过度的洁癖很难容忍亲密的接触。

 

K承认男孩很满足他的口味,无论是作为爱人还是性伴侣。或许太过于完美的条件,让K忍不住问“不是仙人跳吧”

 

“不会,你是师大的,完了帮我把全部的数学作业,英语作业,物理作业做完就行。”

 

这次K彻底感受到跨世纪的代沟了,“握草”K忍不住回复。不只是要不要这么随意的结交性伙伴,关键是小同学对大学生形象未免太理想化了,所谓大学生,高考过后英文几个字母都不记得了,还做高中题?

 

“行不行呀?”男孩问。

 

这么单纯的男孩子遇到复杂变态的老流氓怎么办,K秉着灵魂工程师的思想,无比正义的回复“简单,没问题。”

 

第一次约见,是在瑞丽宾馆。

有时学校的空调莫名罢工时,K就在这家宾馆小住几日,干净舒适,最重要的是,隔音挺不错。小孩要上完晚自习才能来,K问小孩知不知道在哪,远不远,用不用去接。被嫌弃老妈子后,只能提前去买点蛋糕,祈求高二的作业题还没有很难。

 

男孩没有房卡,敲门的时候K正在纠结衬衫纽扣该解到第几颗,打开门,男孩笑着望向他,带着真实的夏天的暑气与年轻的热烈,让K不自主的紧张起来,像刮开一张巨额的彩票。男孩比他矮一点点,奶白的皮肤,乌黑乌黑的眼睛,K过去总是吐槽一眼万年是太过庸俗的写法,可直到遇见一个人,才知道从他的眼睛里好像能够看到过去,看到未来,而更幸运的是,他此刻就站在你的面前,同样认真的看着你。

 

“送你”他举起一只粉红色的兔子娃娃,“啊,谢谢”虽然好像这是送女孩子的东西。

“不用客气,随便夹的”

 

“你吃过饭了吗?”“吃过了”男孩把柠檬水放在衣柜上,开始换鞋子。

那杯柠檬水还剩三分之一,全是小碎冰,晚上喝这样凉的不太好,K一边想着,一边瞥到男孩的脚踝,小腿,纤细又青涩。

 

“你洗澡了吗?”男孩打断了K的幻想。

“嗯?”

“不要做吗?先洗澡”

K轻咳一下,其实,按照成人的方式,他应该从背后环住男孩,轻轻吻他,脱掉他的衣服。只是K不知道,男孩的大胆是否来自于他的一无所知,他会不会在面对赤裸与疯狂的性爱时,仓皇而逃。

“一起?”K问。

“不要”男孩果然有几分抵触。

“你先去吧”K宽容的笑笑。

 

随着淋浴的水声响起,K躺在床上复习最后一遍知识点,关于怎样破处不会让对方受伤的知识点。突然听到巨大刺耳的声音,撞击声,碎裂声。

“怎么啦?”K跑到卫生间门口,没有回应。“我进去啦?”K扭动门把,并没有锁的。

 

男孩站在墙角,目光有几分空洞的盯着地面,置物架的钉子松了,整个跌落下来,里面的两只玻璃杯都碎裂在地板上。

“你没事吧?”K问,男孩只是点点头,像是被吓到了。

“没关系,没关系的,你不要动哦”K把置物架拎到洗手台上,用扫把把碎玻璃扫到垃圾桶里,男孩淋浴头的水还在流着,有点凉。

 

K想出去给男孩拿块毛巾来,却被男孩揪住了衣角“你别走” 或许是个不错的情趣游戏,K想着。可在K回头的瞬间,却对上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委屈的害怕的,这种酸涩直接浸到了K的心里。

“我给你拿块毛巾,冷”K柔声说。

男孩不说话,手仍紧紧的攥着。K只好向前,拿过男孩手里的花洒关掉,用裕衣把男孩裹在怀里。

 

男孩被抱上床的时候一直很听话,直到K调高了空调的温度,回到床上时,小孩又恢复了那种跋扈的神采。

 

“你洗澡了吗?”男孩问。

“我洗过了”

“我没看到”

这简直和不想做作业,抱怨笔不好用的熊孩子一模一样,K后悔自己没认真看看教育心理学。

 

“害怕啦?”K调笑着问。

“谁害怕”

“喝点酒?”

男孩没有拒绝,K取了瓶红酒过来。

 

“杯子呢?”小孩接过酒,又了然一笑“对瓶吹,懂”

 

“你喜欢开着灯,关着灯?”K问。

“关关关”

K关掉顶灯,只剩暖黄色的壁灯,暧昧而不真实。

男孩刚打开酒,艳红湿润的唇包裹过瓶口,K觉得一股股热流涌向下身,K拿过酒瓶,“这样喝”喝一小口,然后吻上男孩,把酒慢慢的渡向男孩,连带着唇舌舔咬。

 

从浴衣的下摆,抚摸男孩的腰身和脊背,细腻而挺拔,男孩的氧气不够,想要推开。可K还有依恋的,以及几分征服欲。

 

K用下身磨蹭男孩赤裸的下体,感受男孩微微挺起的欲望。K总还要问一问的,即使在这样美好的如同梦境的时刻“喜欢男人?”“你很好看”男孩带着轻轻的喘息,在他耳边说。

(灵感来自微博,纯属虚构,勿上升真人)

大概是这样奇怪的萌点。

千年碑易拓,却难拓你的美。

大哥,真的要,忍到,18岁?

感受到了痛苦。

【昊源】【凯源】失忆蝴蝶01

【现实向】

(纯属虚构,无关正主。)

直到下车的时候王源还在犹豫,电话里冰冷的女声提示着暂时无法接通。

走入北影校园,反而并没有想象的紧张,本身就是明星云集的地方,王源卡其色的风衣在落叶纷飞的小道里也并不突兀。

 

6楼学生处,小马哥说的是这里没有错了。王源向办公室里打量一下,仅有的一个男生在伏案忙碌,不是王俊凯。算了,还是让小马哥来送好了。王源现在不想被人发现,更疲于应付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。

 

“学弟,王源”王源转身后却忽然被人叫住。

办公室的门被打开,王源这才认出刚刚的男生,刘昊然。

好歹也算相识,王源乖乖喊人“昊然哥”

 

“来找俊凯?”刘昊然笑的温暖。

“恩,公司有资料要交给他,他不在那我先回去了”

 

刘昊然侧身让王源进屋“你进来等一下,他出去有一会了,应该很快回来了”

剧本早点送到,王俊凯也可以早点熟悉下台词。这样想着王源接受了刘昊然的建议。

 

 

办公室里很整洁,王俊凯的钢笔和记录本还摊在桌边,王源在靠近王俊凯位子的地方坐下。

 

“来帮我忙吧”刘昊然拿着文件从背后递到王源眼前,仿佛环抱的姿势。“把这些按学号由小到大排好。”

“就这样?”王源有些不能理解的看着刘昊然,不太相信他刚才无比认真的就是在做这些。

“年纪大了,只能做些轻松的工作了”

王源果然被逗笑了,安安静静的整理起来。纤长的手指翻弄着纸页很漂亮。

 

 

“哥,我们下次还去那里好不好?”甜腻的女声由远及近,伴着熟悉的笑声。王源忽然有些局促的捏紧手中的纸页。

“当然,”王俊凯的笑容在推门后凝固,并且悄悄挪开了和女生有些亲昵的距离。

 

“王源儿”王俊凯叫他,却观察不到王源表情里的变化。

 

“小马哥让我给你送资料来”

 王源起身从背包里把快件拿出来,递到王俊凯手里“我先回去了”

 

“王源儿”王俊凯攥住王源的手腕,小声的讲“一会儿我送你回去”

 

“不用了,你忙吧”王源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,对周围的人客气的笑笑。

 

“那我让强哥来接你。”王俊凯挡住去路。

 

“这样,我送他回去,刚好我弄完了。”刘昊然收起手边的文件夹,放到档案柜里。

 

“不用了”王俊凯立刻拒绝。

 

刘昊然的眼睛盯着王源,等待着他的答案。

 

“真的不用了,谢谢昊然哥”

 

“好啦,你刚来北京路都不熟,就当我发工资了,刚好我也要去央音后面买几本书。”

 

“那谢了,然哥”王俊凯道谢后,走近王源,想帮王源把外套的扣好。王源却下意识的一躲,被墙挡住了后路。

 

王俊凯慢条斯理的把王源的衣服扣好,将领口理正,“到了学校给我打电话”

“恩,知道了”

 

 

 

白色的轿车,价值不菲却并不张扬的。

 

刘昊然帮王源打开车门,等王源在副驾坐好才自己坐进来。

系好安全带后刘昊然忽然坏笑着问“要不要开导航?”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清凉的薄荷音“欢迎使用高德地图,TFBOYS ”是自己15岁时做的语音包,王源很配合的佯装生气。

 

“好了,不闹了”刘昊然切换到音乐软件,是一首Eason 的歌在单曲循环。

 

 

在《The Key》那张专辑里的歌,王源当时并未留意的,现在听来反而格外动情耐听。

 

“如果困了可以先睡一会儿”

 

“啊?哈,没有。”王源眨巴下眼睛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,他还不太习惯在没有王俊凯的车里安睡。

 

刘昊然被忽然瞪的圆圆的眼睛逗笑了。

 

“你还和以前一样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们还和以前一样。”

 

王源还在琢磨刘昊然指的是他和王俊凯性格还是两人间的关系,刘昊然却转换了话题。

“来北京有好好玩吗?”

 

“有粉丝也不太方便”王源说出口才发觉谎言未必太过拙劣,同为年少成名,出门想要避开粉丝私生的经验都有不少。

 

不过刘昊然也并未深究“北京的小吃没有品尝,可真是要可惜了”

 

刘昊然偏过头来笑着看王源,佯装可怜的摸摸肚子“不然我们今天去吃一顿怎么样,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哎,你不会忍心拒绝吧~”

 

“好,好啊”王源看着刘昊然笑起来冒出的尖尖的小虎牙,忽然的失神。

 

 

一家不大不小的火锅店,刘昊然在前台点餐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二楼。

 

食材送完,服务生很细心的关好门。

“不用担心,我和这里的店主很熟哦,不会有粉丝,也不会有记者”刘昊然一边把食材丢进锅一边耐心的解释。

肉片和蔬菜都鲜嫩可口“谢谢昊然哥”

“太客气了”

 

王源的脸上因热气沁起些细密的汗珠。

刘昊然将刚煮好的小虾夹到王源的餐盘里。“火锅还是重庆的更好吃吧?”

 

“恩,重庆的小面更好吃,有机会可以尝试一下。”王源点头表示感谢,还用兔牙啃着碗里的白菜。

 

刘昊然咽一下口水,搅拌着碗里的酱料。“好啊,就是不知道怎么样算是地道”

“有机会我带你去啊”王源一口吞下剩下的白菜,眼睛亮亮的看着刘昊然。

 

“好啊”刘昊然立刻用笑的弯弯的眼睛回应。

 

 

出门时,王源风衣领口的那枚扣子弄几下还没弄好,刘昊然探过身刚想要帮忙。

王源却赌气般的解开刚系好的几颗扣子“算了,没关系,不太冷。”

顺带想起来的要给王俊凯回电话,拿出手机,4个未接来电,王源看一下又塞回兜里。

 

 

没有异议的,于是刘昊然又放起那首单曲循环的歌。

“今天的火锅会不会太辣?”刘昊然问。

“没有,我重庆的么,不怕辣。”王源笑着回答。

“唱歌要保护好嗓子吧”

“嗯”王源点头表示赞同,而后转去看窗外的夜景。

“其实我最不会的就是唱歌咯,有机会下次听你唱歌啊”

刘昊然的声音很温暖,没有丝毫强势的,却让人难以拒绝。

“好啊”王源回答。

 

 

车开到央音后院,刘昊然熄火后解开安全带。

“不用下车了,昊然哥”王源拦住要开车门的刘昊然。

刘昊然收回手。“好”

“谢谢哥”王源郑重的道谢。

但刘昊然总觉得这样的郑重和这个漂亮的小孩子有些不搭。“你已经客气很多遍了,说点别的~”

 

王源的余光瞥到秋风又吹散了枯枝上的几片落叶,音乐楼的镂金字有淡淡的闪光。“这首歌很好听”王源说。

“是吗?你喜欢就好。”刘昊然开心的抿起嘴角。

 

“再见,昊然哥”

“再见~”

 

等王源的身影隐于重重叠叠的教学楼后,刘昊然才驱车才离开。

 

 

洗完澡,王源打开手机,7条未接1条短信,简短的“回电话”。

 

这次真的生气了,王源简直能想象出此刻王俊凯紧蹙着的眉宇。

 

电话拨过去很快被接通。

“王源你又在闹什么脾气”并不和善的声音。

王源无辜的撇一下嘴角。你看,他还以为是小孩子的样子,不接电话就是冷战,冷战就是在生气。

 

“没有,上课手机调到静音忘记调回来了”王源平淡的解释。

“到学校为什么没打电话?”

“在吃晚餐,忘记了。”王源鼓一下腮帮。

 

倒也不是第一次自己不如晚餐重要,王俊凯反而安心一点,但想了想还是解释。

“今天我和那个女生出去只是一起去交课题报告”

 

“好的知道了,还有事吗?很晚了,我要睡了。”

 

“王源儿”王俊凯的声音了忽然有几分委屈。

 

“嗯?”如果说王源无法拒绝的,那就是王俊凯,也只有王俊凯。

 

“周五来公寓好么?我知道你没课。”王俊凯下意识的攥紧手机,等待王源答复。

 

“好。”并没有什么犹豫的,王源回答。

 

“那我等你”王俊凯声音都愉悦起来。

 

“你早点睡”王源沉默一下,还是讲。

 

“好,马上就睡,晚安~”王俊凯开心的答应。

 

“晚安。”王源按下结束通话,作为头像的和王俊凯神似的小猫退出界面。

 

 

新文的大纲都打好了,忽然不知道另一个写谁好了。

大家最近比较想看小源和谁CP ?

要不宏哥? 还是小弟?

一生为之坚持的9件小事。


1.规律作息

2.乐观
    微笑是一种思维。

3.外表利落,整洁美观

4.相处
    亲朋好友

5.运动

6.读书
    将读书当做主要的消遣方式。

7.做饭
    学会做饭,并做饭给自己吃。

8.出游

9.责任与爱好
    履行责任,并对生活保持热爱。

(取自人民日报微博,有删改)

吾日三省吾身,书读了吗,身健了吗,钱赚了吗?